威廉希尔

网站标志
自定内容
  
导航菜单
轮播广告


新闻中心
 
文章正文
菁菁校园佳作精选(初中)
作者:管理员    来源:威廉希尔中文网站   发布时间:2011-12-09 14:25:18   

祖母

初一: 梁展鸿

国庆长假,回到了家乡,妈妈带着我和弟弟一起去看望祖母。

拐了三四道弯,终于来到几间显得有些古老的房屋前,我的祖母就住在这里。

走进院子,看见祖母正倚门坐着。见到我们,祖母很是惊讶:“回来了,坐坐,这里有凳子!”。88岁的老人了,心中记挂的是她的女儿和孙儿孙女!妈妈和祖母聊天的时候,我开始仔细端详起祖母:银丝白发稀疏的卷在脑后,尖尖脸瘦布满斑点,皱纹安详地匍匐在祖母的脸上,眉毛已经不如从前乌亮了,嘴唇有些发白,却挂着一条美丽的弧线,手脚皮包骨——老了,祖母老了,走路得靠拐杖了,还得一步一步慢慢挪移。

听见祖母说:“想见见大儿子呀!不然,哪天没了,也闭不上眼!”听着这些话,我心里有些发酸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连忙安慰祖母:“不会的!祖母长命百岁呢!”

祖母很早就跟着祖父了。29岁那年,祖父抛下祖母和他们的孩子,离开了人世,可怜的祖母哭得昏天黑地。祖母身材高挑,人又漂亮,完全可以改嫁,但看着几个孩子,她舍弃了自己幸福。祖母每天做很多事情,一会儿跑东,一会儿跑西,每天都累得腰酸骨痛;晚上抱着枕头流泪,想念着祖父。孩子们慢慢地大了,个个都读过书,都有了出息。祖母望着“龙儿凤女”笑了。

由于年轻时操劳过度,祖母开始疾病缠身,每天不得不与病魔作斗争。孩子们都不在身边,离的较近的小儿子偶尔来照看一下;虽然生活无忧,但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她却享受不到;她的心中总是念着儿女,生怕那个孩子出点啥事。

祖母老了,心中只有简单而纯朴的期望。我希望我的爷爷们多抽空回来看看他们的妈妈。

祝福我的祖母!

和风牵手  
  
初一:许云逸

风吹绿了小草,几朵小花稀稀疏疏地点缀其间,象在客串着某一个角色。一阵风吹来,小草向我微微地点头,花儿在风中摇曳。我仿佛也成了一朵花,在风中翩翩起舞,与草儿嬉戏,与蚯蚓谈心……

我喜欢风,它是我的密友,总能给我带来好心情。当我生气时,风儿向我拂来,从我的心中缓缓划过,带走了我的怒气;当我哀伤时,风儿迎面吹来,吹干了我的眼泪,它萦绕在我的身边,仿佛想分担我的一份痛苦……

坐在窗边,将自己的所有哀伤向风儿诉说,走在路上,把自己的快乐与风分享……

自从上了初中,每一次返校都独自一人,也不知道是太早还是太晚。总之大街上每一次都只剩我一个人,一条漫长的大街,仅有几盏昏暗的路灯,月亮凄冷地悬挂在夜空中,没有任何声色。我不停的走,这条路仿佛越来越漫长,走也走不完。我抱着书本,十分害怕。这时,风儿来了,夹着阵阵花香、淡淡草香,沁人心脾。我不再害怕了,朝着学校的灯光一直走去。

春天,风儿会来通知我,叫我去看万物复苏的如幻美景;夏天,我在风中奔跑,追寻着骄阳似火的生命热度;秋天,风儿带我走入秋天的庭院,尽享秋果的馨香;冬天,风儿呼啸着,鼓起我的英勇的斗志、超迈的豪情。

和风牵手,春夏秋冬。

 

秋的思绪   

 初二2班,刘仕影

秋——

凋落纷飞的残花落叶吟哦着一季的肃杀残酷,秋风喑哑着声音吼着摇滚的调子,夕阳略显黯淡的脸上写着无奈,夜的天空,辰星闪闪烁烁,耳语着一个秘密。

——生老病死是生命必须经历的最后一个过程。

花甲、古稀老人,脸上堆满秋意秋情。卷曲的白发,眼角的鱼纹,涟漪的皱褶,不知不觉:老之将至。

对于老人的这些变化,你,是否曾经注意,或者仔细看过一次?

你会说:我忙,太忙了!

终有一天,他们将彻底老去。这时的你才会在泪光里看见他们的身影,看到你用冷漠深深割伤了的他们期待的眼神。老人的需求不多,你的一个关心问候就已经足够,渐逐秋风的人什么都看得开。你眼里无比重要的功名富贵,或虚或实,他们都在支持你;成功或是失败,他们始终关注着你。你,又是否察觉到那无声的言语?

父母是离我们最近的人,而往往是最近的人你最不懂得珍惜。抽出你一丁点宝贵的时间吧:沏一杯热茶,递到父母的手里;拉几句家常,撕开那冷漠的面纱;陪他们走走,把金色的阳光粘贴到那饱经沧桑的脸上。        

这些,很简单,很美。

珍惜人间亲情!把秋日里纷飞的惆怅兑换成喜悦的笑脸。

 

我心如花

 初三2班  汤文琳

一场风雨过后,阳台上的小花显得有些憔悴。

那是一盆小花,一盆不起眼、不惹人注意的无名小花,一朵朵粉红色的花瓣,映着阳光,迎着风,煞是好看。现在,粉色的花瓣已零落一地,往日开满枝头的小花如今只剩下稀疏的几朵,孤零零地立在枝头,憔悴而又茫然地向四周张望,仿佛在寻找昔日的伙伴,又像是在试探着什么。

小花是我和妈妈从山中采摘来种在盆子里的,原先一直由妈妈在照管着。偶尔的几次返校回家,我才会去看看她,给她浇浇水,拔拔草,看着她在阳光下微笑,在清风中起舞,在我的歌声中绽放。可爱的小花静静地伴着我,见证着我的欢笑,我的悲哀,我的成长。可如今,爸爸妈妈相伴远离了这个家,远离了我,也远离了小花,到很远很远的河南小城办厂创业去了,只留下我一个人守候着这个曾经温暖如春的小家;哦,还有这可怜的小花。

小花,你会孤独吗?你会悲伤吗?你会如我一样的爱着这个家吗?

妈妈从河南打来了电话,一如以前的音调,询问着我的生活、学习情况,诉说着对我的思念,言语间充满着对我的愧疚之情。

“我很好啦!”我嘿嘿地笑着对电话那头的妈妈说。可说过之后,泪水已顺着脸颊哗哗地往下流。我望了一眼小花,阳光下的她似乎精神了许多。

“爸爸妈妈知道你一个人很苦”妈妈说,“学会照顾自己吧,你不是已长大了吗?你可不再是一个说哭就哭的孩子了。”妈妈似乎觉察到什么,安慰又像是责备着我。

是啊,我已初三了,往日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。曾经有过的疯狂,曾经闯下的祸事,都已烟消云散。如今已是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,我又何惧这片刻的阴霾,这须臾的风雨。曾经的梦想,我还得继续;这个寂静的小家,我还得坚守;这可爱的小花,我还得和她相伴。

我向阳台望去,小花在阳光下已精神了许多,风一吹,在微微颤动,她,正在欢笑。

小花,亦如我心;我心如花。

 

 

脚注信息

招生热线:020-84686968 / 34683132

  Copyright  2004-2018 版权所有 威廉希尔中文网站

地址:广州市南沙区港前大道南180号 粤ICP备11011937号


自定内容